美國民眾和政府不滿高價藥全球藥企收入提升

 公司新聞     |      2021-01-04

美國民眾和政府越來越不愿意為高價的藥物買單,這正在對全球藥企的收入形成長期壓力。

據英國《金融時報》消息,醫藥市場研究機構EvaluatePharma6月20日宣布下調全球制藥公司的收入預期,將未來五年(2017-2022年)全球藥企的收入預期下調3900億。

圖表來源:Financial Times

這是EvaluatePharma十年來第一次下調藥企收入預期。Evaluate預測部門負責人Antonio Iervolino稱:“不論是已上市的藥品,還是未來的新藥,美國政府和民眾都在密切關注藥品的價格,我們認為這種關注短期內不會消失,現在制藥企業已經開始承受壓力。”

的確,近期包括安進的Repatha、賽諾菲的Praluent和諾華的Entresto在內的高價創新藥品都在美國市場上面臨銷量不振的局面。制藥巨頭也已紛紛公開承諾降低藥價,艾伯維、艾爾建、賽諾菲等都在名單之中。

不過,因為研發成本的上漲,也有企業在繼續提高價格。美國制藥公司輝瑞本月就提高了旗下90種藥物的價格,平均漲幅達20%。Iervolino稱,藥物研發的成本正在不斷上升,目前一款藥物的十年研發期間耗費的成本已達到近40億。在藥價降低的背景下,藥企的產品創新將會面臨更大的壓力。

近年來的幾次藥企惡性漲價事件使得反對藥價上漲成為美國社會最重要的公眾議題之一。

2014年,圖靈制藥前CEO馬丁•史克雷利(Martin Shkreli)將一款治療艾滋病的藥物從13.5美元一片提價到750美元一片。去年,制藥公司邁蘭旗下明星藥品EpiPen被曝光七年漲價四倍多,CEO希瑟·布雷施(Heather Bresch)也因此受到美國國會調查。同一年,另一家制藥公司Novum Pharma旗下的一款治療痤瘡的藥膏在18個月內漲價了39倍,售價最后高達近一萬美元一支。

買入專利到期、但幾乎沒有仿制藥競爭的產品,然后大幅提價以使商業利益最大化,這已成為美國一些制藥企業的商業模式,商業醫保體系則為這些上漲費用買單。但是,藥價提價過快必定導致商業保險的價格上漲和自費比例的提高,民眾這時便會感受到藥價上升的痛苦。

美國民眾抗議“瘋漲”的藥價

除了民眾的抵制外,美國政府也關注藥價的上漲。就在上周,美聯儲主席耶倫點名指出,藥價是造成美國通脹的部分原因。業界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將在近期出臺關于藥價的行政法令,他面臨的難題將是,要怎樣在民眾的支付能力和藥企的研發動力之間取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