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上的公益:“中巴博愛醫療急救中

 公司新聞     |      2021-01-04

中國紅十字會援建的“中巴博愛醫療急救中心”7日在中巴經濟走廊最南端的瓜達爾港落成,這是中國紅十字會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又一重要舉措。

中巴經濟走廊被定義為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起點在喀什,終點在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全長3000公里,是一條包括公路、鐵路、油氣和光纜通道在內的貿易走廊,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2015年4月8日,“中巴經濟走廊委員會”在伊斯蘭堡正式成立。

據悉,中巴急救走廊是中國和巴基斯坦兩地紅十字組織共同倡導發起的公益項目,旨在發揮紅十字組織在災難救援、人道救助方面的重要而獨特的作用,立足民生需求和公共安全需要,沿中巴經濟走廊布設由急救站點、急救人員、急救車輛、應急系統組成的急救單元。瓜達爾博愛醫療急救中心是中巴急救走廊首個急救單元,也是整個中巴急救走廊的起點。

急救中心落成當天,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紅十字會會長陳竺,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孫衛東,巴基斯坦港口航運部部長米爾·哈希爾·比曾喬,巴基斯坦紅新月會主席賽義德·伊拉希等為新落成的急救中心揭牌,并共同見證《中國紅十字會與巴基斯坦紅新月會合作備忘錄》的簽署。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王平與巴基斯坦紅新月會秘書長吳拉姆·穆罕默德·阿萬分別代表中巴紅會簽署了以助力“一帶一路”、共建中巴急救走廊為主要內容的合作備忘錄。

前期調研時,中國紅十字基金會認為,在人煙稀少的瓜達爾港建設急救中心簡直是天方夜譚。“中巴博愛醫療急救中心”的最終落地經歷了哪些波折?對此,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孫碩鵬接受了采訪。

 

瓜港急救中心的落成堪稱“奇跡”

界面新聞:請介紹一下中巴急救中心的落成背景以及在中巴經濟走廊中的戰略意義。

孫碩鵬:以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巴經濟走廊的巨大效益和戰略地位上,卻很少意識到,這條經濟走廊經過的都是亟待開發的“蠻荒之地”,有的還是地緣政治十分復雜的“敏感之地”,應急救護和公共衛生是剛需。而且經濟走廊也不能只盯著經濟利益,應該把民生和社會服務帶動起來,這才是建設經濟走廊的最終目標。而紅十字會在這方面可以有所作為,這是我們參與國家“一帶一路”最好的切入點。

中巴急救走廊有兩大支點,中方的支點選擇在喀什,它緊鄰巴基斯坦,各項醫療條件很成熟,我們在喀什將規劃建設急救走廊應急指揮調度中心。巴方的支點選擇在瓜達爾港,它是經濟走廊的最南端,也是整個經濟走廊的一個發展引擎。

但是,瓜港是一片正在開發的“處女地”,包括醫療服務在內的公共設施幾乎就是空白。瓜港我去過幾次,沒有移動信號,缺乏市政設施,電力供應時有時無。瓜港現有8萬居民、近2萬駐港企業和單位人員,港口開發后,入駐企業和單位會越來越多,人口將會激增,醫療服務需求很大。

經過充分調研論證,按照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的要求,我們決定在瓜港建設一處醫療急救中心,外加急救車、急救隊伍、急救信息系統,組成一個急救單元。瓜港急救中心將成為中巴急救走廊首個急救單元。然后沿著中巴經濟走廊陸續建設若干急救單元,最終形成沿著中巴經濟走廊的應急救護、公共衛生服務供給帶,也就是形成一個急救走廊。

界面新聞:中巴急救中心建設中有什么難點?通過什么途徑解決?

孫碩鵬:前期考察階段,我們認為在人煙稀少的瓜港建設一個急救中心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首當其沖的問題是,我國與瓜港遠隔萬里,在這片“處女地”上憑空而起一座建筑,建筑材料如何解決?當地連一家建材五金店都沒有,更沒有磚廠、預制板廠,所有建筑材料都是外運來的。后來,我們接洽到廊坊一家做輕鋼結構的企業(朗世坤成房屋科技公司),這家企業可以實現國內生產模塊化房子,運到援建地進行組裝。這家企業將急救中心所需用房及輔助設施都無償捐贈給我們,后來還出資雇工在瓜港組裝施工。

接下來,在沒有直通航線的情況下,如何把這些輕鋼材料運到瓜港?最后我們找到一家合作伙伴(中遠集團)免費將9個滿載輕鋼材料的集裝箱一路從上海運到瓜港,共歷時19天。

 

物資到瓜港后需要存放,急救中心需要建設用地,怎么辦?這時,我們一個重要合作伙伴,也就是負責瓜港投資建設的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出手相助,他們找到瓜達爾港務局,爭取到了一處占地面積達3000平米的地段,它處于兩條主干道中間,交通便捷,既能為當地民眾服務,也能為駐港中資企業以及其他投資方服務。最終,急救中心就建在這上面。

瓜港當地的市政基礎設施非常落后,比如醫療設施需要兩套下水系統、垃圾處理系統、供水系統、24小時供電系統,這些條件在當時全不具備。最后,還是中港控都包下來,一個個解決、落實。

此外,從哪里尋找建筑工人?除了我們從國內雇傭的工人之外,為了急救中心的順利落成,中港控叫停了其他項目,將工人調配到該項目中,并從國內緊急調配十幾名技術工人飛到瓜港。朗世坤成出了全部工人的工資。

最后的問題是設備和醫療人員。我們的合作伙伴步長制藥捐贈全部設備款項,成都啟典移動醫療系統設備有限公司捐贈了一輛高水平的移動診療急救車。這些設備和車輛在國內完成采購后,將陸續運到瓜港。接下來,我們還會派出醫療隊與巴方急救人員入駐急救中心,開展醫療急救服務。

總之,瓜港急救中心的落成,堪稱是一種奇跡。這個急救中心粗粗算一下,不算地皮,光設施設備還有運輸、基礎配套工程等,價值1000多萬,全部來自社會捐贈。這些讓我們深受感動和鼓舞,我們認識到社會蘊藏著巨大的公益資源,無論千山萬水,無論重重困難,公益的“航路”始終是暢通的。瓜港奇跡的發生也讓我們更有信心去實現其它急救中心的落地。

界面新聞:為什么沒有使用當地的資源去建設? 

孫碩鵬:當地沒有建筑材料,全部依靠外運,而且所有的基礎設施幾乎都是中資企業在建,他們都在做大型項目,沒有時間、材料、包括經驗來建急救中心。最經濟的辦法是采用輕鋼模塊化建筑,在國內設計生產,運到瓜港在當地組裝施工,雖然耗時略長,但其實成本并不高。并且我們國內的企業都是捐贈行為,但若在巴方從工人到鋼材結構等等都需要成本。

界面新聞:剛才談到瓜港其實市政基礎很薄弱,項目評估時是否考慮到了這一點?

孫碩鵬:如果基礎設施都特別好,那就不是我們紅會工作的地方。有人道需求,就有紅十字。我們選擇將中巴急救走廊首個急救單元落地瓜港,也是想做一個試點和示范,雖然這里現在條件不好,但是畢竟中資企業多,具備合作共建的基礎,取得經驗后,再向其他地域推廣。

沿中巴經濟走廊布局“急救走廊”

界面新聞:瓜港急救中心在建設落成后將如何運營?

孫碩鵬:整體運營分三個階段。

第一步是援建階段,主要是基礎設施和設備的援建,還有醫療隊的派駐。瓜港急救中心如果實現正常運轉,需要約15名醫護人員,其中包括公共衛生政策人員、紅會聯絡員等等。我們還要考慮當地的宗教習慣,實行男女分隔診療,所以男女隊員都要有。關于派隊問題,我們的合作單位如武警總醫院、上海華山醫院、北京999等都很支持,國家衛計委國際司也很支持,我們希望納入國家整體援外計劃,給予一定政策保障。我們把援建階段規劃為兩年左右,這是與巴基斯坦紅新月會一起探討出來的。之所以需要兩年,一是立足瓜港現在的條件,還不具備吸引當地醫生在這工作,巴基斯坦的醫療資源也很不均衡。二是要鍛煉中方的醫療隊,整個急救走廊需要大量的中方醫療隊志愿者,最終要探索一套“援外志愿服務模式”,在一定的周期內實現定期輪換。

第二個階段是共建階段。首先,我們的醫療隊與巴方醫療隊共同開展工作。其次,我們將慢慢撤出一些人員,留下來的人員幫助巴方實現過渡。最終,急救中心要實現自主運營,我們要將急救中心完全交予巴方運營。

自主運營階段,包括一些運營機制問題,考慮向有醫保的人員、富人收費,向窮人免費。作為公益性質的醫院,要通過巴基斯坦紅新月會爭取一些政府政策補助和保障,我們還將繼續向社會募集一些資金、藥品、設備。最終目標是探索出一條自主運營、自負盈虧,又不喪失公益性質的可持續發展模式。

界面新聞:瓜港急救中心可提供哪些經驗?

孫碩鵬:瓜港急救中心建設經驗包括中巴紅會合作、政府支持、社會捐贈、合作共建等等,如果取得經驗以后,我們會沿著中巴經濟走廊鋪設其他的醫療急救單元。我們計劃在中巴急救走廊上大致建設共8個醫療急救中心/醫療急救單元,除了瓜港這個,還有7個,它們都將布設在中巴經濟走廊沿線的城鎮或村落,貼近民眾開展醫療急救服務。

瓜港經驗,也源于紅基會在國內有比較成熟的醫療服務設施,特別是基層醫療服務設施援建的經驗。紅基會現在已經援建了2400多個博愛衛生院站,我們要把這些經驗和模式推廣和延伸到“一帶一路”。我們還要借鑒國際紅十字在災區和武裝沖突地區工作的經驗,借鑒無國界醫生等經驗,組織一些人道服務性質的醫療衛生人員深入到醫療中心去開展志愿服務工作,這樣也給國際志愿服務提供一個平臺。

 

中國公益組織走出去的意義不可低估

界面新聞:中巴急救走廊只是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絲路博愛基金其中一個項目?

孫碩鵬:對,第二個項目就是“一帶一路”先心病患兒人道救助行動,我們選擇的是阿富汗和外蒙古,取得經驗后再逐步推開。先心病患兒篩查救助,在中國有成熟的模式,紅基會做了十幾年。先心病最大的特點是患兒通過一次手術就變成健康的孩子,所以這個救助非常有必要。我們將借鑒國內救助的模式,組織醫療人員深入受援國篩查救助。這個項目要馬上開展起來,已經與蒙古國和阿富汗紅會接洽,蒙古國救助行動這個月就開始啟動。阿富汗的情況復雜一點,但是我們要創造條件,也要盡快組織實施,因為那些患病的孩子等不了。

界面新聞:如何看待中國公益組織走出國門?

孫碩鵬:紅會作為一個國際化的人道組織,在中國公益走出去戰略中的確負有特殊的責任,也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比如,我們有遍布全球的紅十字組織網絡,到哪里都能找到紅會,這是最大的優勢。由于紅會的特殊地位和作用,我們可以進入武裝沖突地區、地緣政治敏感區域開展援助工作,我們有紅十字國際人道事務分工協作機制,有相對成熟的救災救援和醫療服務經驗,還有動員社會資源的條件等等??赡?,在這些方面其他公益機構不具備,這要求我們要做得更好。

同時,我們也要跨界聯合,多與其他公益機構合作,讓紅十字人道交流協作平臺發揮更好的作用。隨著“一帶一路”的加快推進,中國現在的民間援外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發展,一些公益同行做得非常好,為我們做出了榜樣,我們要多向同行學習,更要多合作,最終要形成一種全方位的援外工作格局。

中國公益組織走出去的重要意義不可低估,首先對于社會來說,它發揮了一個志愿服務和公益資源整合動員的作用。援外工作包括整個“一帶一路”建設不能讓政府承包,我們必須要認識到民間參與的熱情,認識到社會力量的強大,認識到公益資源的潛能,讓“一帶一路”真正成為政府主導、國際協作、社會參與的系統工程。

其次,公益機構走出去最大的特點是直接落地公益項目,直接對接民生需求,雖然對比基礎設施,公益項目投資看似不大,但是民心相通的效益是無法用貨幣來衡量的。民間援外也體現了民眾之間的協作,這對于溝通情感、加深了解、深化友誼更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第三,像投資市場一樣,公益事業的進步來源于社會需求,“一帶一路”存在大量社會需求,能夠催生出更多元、更豐富的公益項目,能夠拉動公益資源,也能鍛煉隊伍,擴大了公益市場。公益組織走出去能夠學習借鑒其他國際機構的經驗,也包括學習借鑒受援國公益機構的經驗。其實,我們發現一些受援國的公益機構發展很快,能力很強,這也與所在國長期多樣化的民生需求相關。還是那句話,公益的成長進步歸根到底來自社會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