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上吃不起的“孤兒藥”:老藥面臨停產

 公司新聞     |      2021-01-04

由于利潤微薄,很多罕見病藥物減產或停產,嚴重影響了臨床使用,讓醫生束手無策

18歲的劉笑家住山西晉中市榆次區,是一名粘多糖貯積癥Ⅰ型患者。這種罕見病讓他變得身材矮小、面容粗糙、視力低下。

劉笑3歲時,手指關節變僵硬,病癥逐漸顯現。父母帶著他走上了漫長的求醫之路。一年多時間,劉笑輾轉各大醫院,最后在北京協和醫院確診為粘多糖貯積癥Ⅰ型。醫生說:“這種病無藥可醫。孩子壽命短,給他吃好喝好吧!”劉笑的父母沒有放棄,一直盼望出現新藥。

10年前,劉笑的父母在網上查找疾病資料時發現,美國已研發出一種可治療粘多糖貯積癥Ⅰ型的藥物。“知道這種病有藥可治了,爸媽和我欣喜若狂。”劉笑回憶說??墒?,看到這種藥還沒在國內上市,他們的心又涼了。目前,國內依然沒有治療粘多糖貯積癥Ⅰ型的有效藥物。

治療罕見病的藥物又稱孤兒藥。“已發現的7000多種罕見病,大部分是沒有藥物可治療的。”北京協和醫學院基礎學院教授張宏冰分析,罕見病發病率低,種類繁多,病理復雜,醫學界對罕見病的認識還很有限。目前,我國罕見病藥品研發基礎薄弱,新藥研發落后于發達國家,很多治療藥物主要依賴進口,“一旦國外藥企由于利潤下降等原因退出我國市場,患者用藥就會受到嚴重影響。”

藥品斷貨,也是罕見病患者面臨的一大困境。溴吡斯的明片是重癥肌無力患者的救命藥,比較廉價,一盒60片賣30元左右,國內只有一家企業生產。2016年9月,這家企業發現極少數批次的藥品存在瑕疵,對藥品實施了最低一級的“三級召回”,導致市場供給大幅下降,藥品價格一度漲了7倍,患者因無藥可用而引發恐慌。慶幸的是,該企業一個多月后恢復了正常生產。

2016年3月,多發性硬化癥的唯一有效治療藥物“倍泰龍”缺貨,國內千余名患者一度斷藥。隨后,德國拜耳公司承諾,將保證援助療程尚未結束的患者繼續獲得“倍泰龍”,直到援助療程結束。一旦援助療程結束,國內千余名多發性硬化癥患者可能又面臨斷藥。

“以低促性腺激素性性腺功能減退癥為例,治療男性患者較有效的藥物是絨促性素和尿促性素,這兩種藥都比較便宜,但用著用著就沒了。”北京協和醫院內分泌科主任醫師伍學焱對記者說,老藥減產的原因是藥品過了專利期,價格太便宜,廠家利潤大幅減少,失去了生產動力。藥品減產或停產會嚴重影響臨床使用,令醫生束手無策。

藥價昂貴負擔重

我國醫保是按疾病名稱報銷,針對罕見病的醫療保險不完善,很多罕見病用藥沒有納入醫保 

“吃藥一年花費20萬美元,而且需要終生用藥。”劉笑說,父母曾打算托朋友從國外帶治療粘多糖貯積癥Ⅰ型的新藥,但因價格昂貴,放棄了這個想法。劉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庭并不富裕,這些年為劉笑治病已經花了很多錢,無法承受那么高的藥費。

很多治療罕見病的藥品價格貴,特別是新藥貴得驚人。在美國,罕見病患者每年的平均治療費用為13.7萬美元,其中很大比例是藥費。近些年,國外上市的治療蛋白C缺乏癥、低磷酸酯酶癥和粘多糖貯積癥Ⅳ型等疾病的特效藥,月均藥費都在7萬美元以上。

罕見病新藥為啥這么貴?張宏冰認為,主要是研發成本很高。治療罕見病的新藥從研發到臨床平均耗時十幾年,耗資30億元左右。與常見病的新藥不同,罕見病藥品使用群體小,藥廠無法通過大規模銷售攤薄成本,為了保持一定利潤,只能將藥價定高。

福建龍巖市武平縣的林女士去年3月生下女兒小月亮。小月亮出生時不會哭,反應能力差,肌肉張力低。醫生懷疑小月亮得病了,于是將她放進保溫箱,觀察了一個月。醫生做了能做的所有檢查,都沒找到病因。

林女士一家不死心,帶著小月亮從南到北多次轉院檢查,花費近10萬元。“孩子8個月時才確診為小胖威利綜合征,現在髖關節發育不良,得戴支具,每天只能平躺,一歲了還不會坐。”林女士說,小胖威利綜合征是一種發病率極低的罕見病,目前只有北京、上海等大醫院的內分泌科醫生知道這個病。

“現在孩子每天要打生長激素才能改善病癥,至少要打到成年,每年花費好幾萬元。”林女士說,她曾經向當地民政局申請臨時救助和醫療救助,均被拒絕,原因是小胖威利綜合征不在救助病種清單中。林女士告訴記者,臨時救助只能申請一次,最多兩三千元,相對于巨額藥費是杯水車薪。家里因為給孩子治病,早就入不敷出了,特別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將生長激素納入大病醫保。

“很多罕見病用藥沒有納入醫保。”解放軍總醫院兒童醫學中心主任鄒麗萍認為,我國醫保是按疾病名稱報銷,針對罕見病的醫療保險還不完善。“與高血壓、糖尿病等不同,有很多罕見病發病率很低,名稱古怪,都沒有聽說過,治療方法也是近幾年才發現。”鄒麗萍說,有關部門可能沒有意識到要將這些罕見病納入醫保。

南開大學衛生經濟與醫療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銘來說,隨著社會對罕見病越來越關注,有關部門擴大了醫保藥品目錄,逐漸納入一些治療罕見病的藥物,但不作為基本用藥。

政策扶持盼提速

國家應設立孤兒藥研究基金,對孤兒藥進行專項投入,激勵科學家和藥企對孤兒藥加強研發

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對孤兒藥的研發起步很早,通過加大科技投入、給予政策優惠等措施,已取得一定的成果,研制出了600余種藥物。目前,我國孤兒藥研發處于起步階段,從事研發的企業不足10家。

孤兒藥的研發難度高,成功率低。據統計,開發和上市一種孤兒藥在歐洲的成功率不到四千分之一,在美國僅為六千分之一。專家認為,每一種罕見病人群占總人口比例很低,市場容量小,商業投資回報低,國內研發機構與醫藥企業不愿投入資金。同時,我國的藥品供應保障體系是基于常見病、多發病體系來設計的,尚未有專門針對罕見病用藥研發、定價、報銷等方面的激勵政策。國家應設立孤兒藥研究基金,對孤兒藥進行專項投入,激勵科學家和藥企對孤兒藥進行研究。

“在國外,很多民間慈善組織成立了罕見病基金會,為孤兒藥的研究提供資金支持。”鄒麗萍建議,政府應引導企業和慈善機構成立一些罕見病基金會,在給予病人資助的同時,也給從事孤兒藥研發的科學家和機構提供資助與獎勵。

對于一些罕見病來說,老藥不一定比新藥差。張宏冰認為,當老藥失去或即將失去專利保護,一些醫藥公司有時候稍微改變一下老藥的分子式,重新命名藥品,就當研發出了新藥。其實,這些“偽新藥”療效并沒有比老藥好多少,但價格貴了好幾倍,增加了病人和社會的經濟負擔。因此,保障老藥的生產很有必要。他建議,可以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給予稅收優惠和補貼,讓藥企有錢可賺,不至于減產停產。

“仿制藥價格是專利藥價格的幾分之一,療效基本一樣。”張宏冰認為,國內企業在生產仿制藥時,應該將質量放在第一位,保證療效。例如印度的仿制藥產業很發達,生產了全球20%的仿制藥,很大一部分出口到美歐日等發達國家。印度的秘訣在于拷貝不走樣、保證高質量。我國應對生產仿制藥企業給予一定的稅收、審批等優惠政策。

“有些藥物說明書上并沒有顯示可以治療罕見病,但醫生在臨床研究中發現,這些藥物對于治療罕見病有很好的效果。”鄒麗萍建議,對這類藥物,國家應設立特殊審批渠道,及時增加這些藥物治療罕見病的適應癥。

國外如何激勵孤兒藥研發(延伸閱讀)

目前已知的罕見病有7000多種。為此,發達國家出臺很多措施,激勵科研機構和企業加快研發孤兒藥。

1.市場獨占期

美國保證企業批準后7年的市場獨占期,且不受專利的影響。歐盟保證批準后10年的市場獨占期,符合兒科藥研究計劃的孤兒藥,其保護期可以延長2年。

2.稅費減免和研究資助

美國的孤兒藥在臨床研發期可享受50%的課稅扣除優惠,并可向前延伸3年,向后延伸15年,總稅收減免可達臨床研究費用的70%。歐盟減免企業申請孤兒藥上市注冊費,各種研究項目和協會為孤兒藥研發提供巨額資金。

3.快速審批和集中審批

2014年,美國發布的《嚴重情況藥物加快程序指導原則》適用于孤兒藥,包括快速通道認定、突破性療法認定、加速審批等措施。集中審批程序是孤兒藥在歐盟上市最有效、快速的途徑。經審批后,孤兒藥可在歐盟任一成員國市場上自由流通和銷售。